学长别c我了我在写作业小作文 夹看学长的棒棒写作业

  收拾了一间客房作为自己以后的房间,苏北赶往对面的公寓去看苏寒。

  苏北刚打开家门,就看到苏寒两眼含泪,可怜巴巴地说:“妈咪你两天都不回家,我差点找苏凛报警了!”

  苏北尴尬地摸摸鼻子,疑惑道:“报警?”

  “是啊,妈咪这么迷糊,很容易就会被坏人拐走!”

  苏北无奈的摇摇头,她是有多傻,竟然让儿子这么担心,她叹了口气,问:“这两天跟保姆姐姐相处的怎么样?”

  苏寒说道,“我这么人见人爱,保姆姐姐当然对我很好!”

  苏北放下心来,说:“那就好,你也照顾好自己,妈妈还有别的事情,暂时不能跟你住在一起。”

  苏寒愣住了。

  妈咪当真不管自己了?

  他到底是个孩子,一看苏北当真要离开,立马像受了委屈的小可怜一样,可怜巴巴的想哭。

  苏北顿时心软了,她转过身,声音轻柔地解释:“妈妈已经嫁人了,如果跟你住在一起,会有人对你不利。”

  苏寒苦着脸,眼里却闪过一道精光。

  他听姑姑提起过妈咪的家世,看来妈咪是被迫嫁人的,否则也不会来得及告诉自己,还失踪了两天。

  苏家肯定容不下他和小凛,怪不得妈咪这么小心翼翼的。

  委屈地嘟着嘴,苏寒不死心地仰着脸问:“妈咪,你真的不和小寒一起住吗?”

  苏北心里也很委屈,她无奈地说:“小寒,你先忍忍,妈妈会尽快改变现状的。”

  苏寒无奈的瘪瘪嘴。

  苏北笑眯眯的摸了摸苏寒的小脑袋,说:“乖嘛,这才是我家儿子。”

  苏寒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却没躲开,而是任由妈咪摸自己的小脑袋,又问了句:“妈咪,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苏北想了想,恨恨地说:“人面兽心!”

  苏寒小脸抽了抽,有那么严重嘛?

  苏北没注意到苏寒的脸色,她焦急地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学长已经下班了,连忙说:“时间不早了,晚上早点睡,记得关好门窗,妈咪去公司报道后,安稳下来,就带你去办入学手续!”

  苏寒点了点头,乖巧的摆摆手:“妈咪,别担心我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让人欺负了!”

  苏北鼻头一酸,她亲了苏寒的额头一下,不舍的离开,回到学长的公寓。

  她回去的时候,学长正在书房办公,苏北小心翼翼的开门进去,溜进自己房间。

  苏北回到房间,就开始准备明天去公司报道需要的资料。

  日子不管怎么坑爹,自己总是要往前走的。更何况她还有两个小宝贝要养活,工作还得继续。

  突然,有人敲门,苏北将门打开了一条缝,警惕地说:“什么事?”

  “我叫了米其林的主厨来做饭,你再不出来,就不用吃了!”

  他说完,看都不看苏北一眼,转身就走。

  苏北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好像也没那么的坏。

  她进客厅就见桌上已经铺了绣金线的桌布,纯银食具中都是美食,大厨摆设好刀叉食具之后,开了埃德谢克香槟,放了盏银烛,这才躬身离开。

  这是在上流圈子晚宴都难得一见的香槟,只在大型拍卖行和顶级酒店有,一瓶就高达27万美元!

  学长气定神闲地品酒,柔光衬得他脸色温和。

  苏北突然就犯了花痴。

  这个男人虽然脾气臭了点,脸色冷了点,可是长得很好看,很帅气,就连吃饭的动作,都帅的令人发指。

  就在苏北的口水快要流到地上的时候,学长冷不丁的说:“看够了吗?”

  苏北立马回神。

  不是吧,他明明低着头啊,他是怎么看到自己在看他的呢?

  学长见没好气的说:“擦擦口水,赶紧吃饭!”

  苏北快速的伸出手,拿着袖子擦了擦嘴角,却什么也没有!

  当她做完这个动作的时候,看见学长的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吐了个字“蠢”。

  苏北心惊胆战的吃完,就溜进了房间。

  她对学长实在是难以招架,见面都觉得喘不过气,实在太危险了!

  第二天,苏北起床后,发现学长已经离开了。

  苏北不慌不忙的收拾好,才去盛世集团总部。这幢摩天大楼高达百层,是南希市最高的大楼。

  公司里的墙壁都是用维多利亚风的墙纸装饰,迎客的位置那里摆了很多纯手工的实木桌,沙发上都绣着银线。

  精致典雅,简洁大气。

  苏北走到前台,礼貌的开口问道,“请问,艺人部在哪一楼?”

  前台已经在盛世集团工作了五年,来询问艺人部的人很多,尤其是像苏北这样漂亮的,她们都是怀着一颗明星梦。

  可是,能走到最后的,寥寥无几。

  她不徐不疾的说,“在六楼!”

  道了谢,苏北坐电梯上六楼,却见门口围着一大堆人,里面不乏在电视上常见的面孔。

  她们争先恐后地往电梯门口这里挤,年轻精致的脸上满是激动,频频观望,像是生怕错过什么。

  电梯里只有苏北一人,这些人的眼神恨不能把电梯看出朵花来,该不是在等她吧?

  她们可都是身价不菲的明星!

  苏北从容的走出电梯,果然没有人多看她一眼。

  看着热情满满的明星们,苏北更加疑惑,今天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吗?

  苏北的屁股刚挨在椅子上,就听见围在电梯口那些明星在议论自己,还有人在偷偷指着她。

  “这不是苏暖么!”

  “怎么可能,连个助理都没有,顶多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说不定就是按照苏暖的样子整的!”

  “啧啧,同脸不同命,一个高高在上有多少人争着要捧,而这位……呵!”

  苏北愣住了,苏暖好像已经是一线明星,毕竟以苏家雄厚的实力,想捧红一个人实在太容易。

  听着那帮人议论不断,苏北也没吭声。都是来工作的,当众撕逼多难看。

  突然,有人惊呼:“是叶冉!叶冉来了!”

  顺着小明星们羡慕的目光,苏北看见了那张艳丽的脸,顿时浑身如寒流扫过。

  叶冉高傲地昂头走来,那一脸的不可一世,和当年一个样!

  没想到,五年没见,她竟然成了明星。

  在这样的场合,见到这个害了自己的女人,她捏紧了拳头,把满腹的恨意埋进了心里。

  周围小明星们的语气又酸又崇拜。

  “没想到叶冉也来了,她这个身价,也跟我们争经纪人!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吗?Anne肯定不会选择我们的!”

  有人跟着附和道。

  “唉!叶冉的身价可不是咱们能比的!”

  “真可惜,Anne可是金牌经纪人,她手里肯定有不得了的好资源,我们算是没戏了!”

  苏北顿时愣住,没想到这些明星等了半天就是在等她。

  是,她在国外的娱乐圈里是有地位,可国外的明星从来不搞这一套,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苏北扫了叶冉一眼,她看起来比以前成熟,浓妆艳丽的艳俗气质完全压住了她的青春活力。

  叶冉高傲地站在那里,谁都不亲近,却和所有人一样,等着金牌经纪人Anne。

  苏北嘲讽的勾起嘴角,就凭她,也想要自己做她的经纪人?

  五年前那刺眼、扎心的场景再次浮上心头,她压下恨意,继续听别人八卦。

  “哎,你们说,Anne究竟是怎么一个人啊?那么厉害,应该不是一般人吧!”

  “听说是个老修女,一板一眼的很严厉。否则,她旗下的艺人怎么都那么听话呢?”

  “就她那能力那资源,随便往哪一站,也没人敢造次吧!”

  “人家Anne可是在好莱坞打拼过的,随便赏我们点资源都能把我们捧出国门,成为国际巨星啊!”

  苏北有些失望,没想到这些人把自己想成了老妖婆,却还个个都想从她身上扒到好处。

  她还在沉思,一个小姑娘突然挨着她坐下,看着像是刚成年,稚气未脱。

  所有人都在恭迎“金牌经纪人Anne”,可她却愣愣地坐着,眼里满是好奇和兴奋。

  苏北笑道:“你是?”

  小姑娘转过头,眨了眨眼俏皮地笑道,“你是在问我吗?”

  她看起来颇有灵气,两只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

  苏北点头,说:“对啊!你也是星空娱乐的艺人吗?”

  “你也是吗?”小姑娘反问,惊喜的抓住苏北的手,她眼里迸发出一种找到知己的惊喜。

  “我叫顾茜莹,是星空娱乐签约的艺人!”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有点沮丧。

  “这里优秀的艺人太多了,我签约一年,始终都是在跑龙套。听她们说,今天有知名经纪人要来挑艺人,我就想过来长长见识,但这种好事肯定轮不到我。”

  苏北终于了然的点点头。

  “我看你一直坐在这里,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也是来一睹Anne的风采啊!”

  顾茜莹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泛着光,让苏北不忍心说谎话。

  但电梯那里有那么多眼睛盯着,她不得不干笑着附和:“嗯,来看Anne。”

  顾茜莹顿时来了精神,拉着苏北说个不停。

  她一激动,声音就拔高了,打扰到了旁边的叶冉。

  叶冉不满地皱眉,不高兴地往这看了眼,脸色瞬间阴沉。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