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你㖭我 做我 肚子里装满了他的东西

  许梓腾叫来了医生处理着许小冉后背的伤,许小冉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她抓着哥哥的手。

  “哥,送我出国,把这套房子卖掉,明天送我走。”许小冉说。

  许梓腾生气归生气,最后他还是答应了妹妹的请求,当夜就派专机离开了烟城。

  许小冉打不通高莉莉的电话,她发了信息之后就关机了。

  景盼盼?

  司南午休时突然想起来,他立即让助理去查了,结果让他大发雷霆。

  江宁调出了监控,这才查出来她就是绯闻漫天飞的许小冉?

  司南看着季彦给他的资料,虽然这些丑闻已经下了头条。

  “查她的去向!”司南将资料丢到了一边,欺骗了他就消失了?

  这个死丫头,没一句实话,连名字都是胡诌的。

  “先生,我查过了。没有她出行的任何航班信息,但许小姐确实是许海君的最疼爱的女儿。我听周围的邻居说,许家似乎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季彦说。

  “继续查!”司南有些抓狂,他居然对这个死丫头生出了莫名的想念!

  “是!”季彦领命出去了。

  这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司家没有查不到的人,可是许小冉从人间蒸发了。

  许家交不出许小冉的去向,司南一怒之下命人收走了公司,许梓腾置身事外落得清闲。

  五年后。

  许小冉跟儿子回到了烟城,她看着儿子跟司南就像复制的一样,她突然就后悔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幸好,两天走秀结束后就离开了,如果让司南发现就糟糕了。

  “妈妈,舅舅为什么还没到?干妈是不是约会去了?”五岁的许言长得眉清目秀,个头比同龄人高出了一截,再加上天生的条件被娱乐公司选中,唯一的就是太缺钱,许言才私自决定的。

  “马上就到,我们先去秀场!”许小冉整理着儿子的衣服,在儿子脸颊上吧唧了一口。

  “妈妈,口水!”许言嘟嘟嘴,那双黑漆漆的眼眸满是笑意。

  许小冉被果断的嫌弃了,她嘴角抽抽继续唠叨着。

  “许言,今天你要好好表现!”许小冉牵着孩儿子离开了酒店,刚好在门口遇到了许梓腾,跟匆匆而来的高莉莉。

  “舅舅,干妈!”许言立马奔向了许梓腾。

  “不要着急,还有一小时,来的及!“高莉莉看着许言跟司南一模一样的脸,她也不由的捏了把汗,几人连忙去了秀场。

  许小冉整个秀场都是极度的紧张,几乎是坐立不安,她生怕儿子被司南带走!

  烟城这次举办的少儿走秀,可谓是空前绝后。

  投资人正是司南!

  季彦趁着在茶水间的空挡,正在看着少儿走秀,突然发现其中一个跟司南一模一样的小孩,那气场跟自家老板没分别!

  季彦愣了几秒,扔掉了水.杯冲.进了总裁办。

  季彦忘了敲门,连忙把手机递到了司南眼前:“这个孩子叫许言,他跟您简直是……”季彦都不知道自已说了什么,几乎是语伦无次起来。

  许言?

  司南看了一眼正在走秀的小男孩,简直是自已的缩小版。

  “去秀场!”司南抓起外套跟飞一样走了,季彦跑着跟了上去。

  秀场在继续,许小冉已经急的冒汗了,这是公共平台,谁都能看见!

  “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司南日理万机不会注意到,我听说他出差了,不在烟城!”高莉莉跟许小冉说。

  许小冉这才松了一口气,儿子是她唯一的寄托。

  “司总!”对于司南的到来,秀场的工作人员很意外,哪儿敢怠慢。

  “把许言带来!”司南命令着,负责人一愣立刻去了。我喜欢让你㖭我 和我做一天一夜 我也不累的。我的肚子里装满了他的东西。真的好难受哦。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