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可不可以给我 姐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是哦!”孟宝宝听闻过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拿起一块鱼肉递过去,可并不是递给叶清歌的,而是递给她旁边的顾暖暖,“暖暖阿姨,快吃吧。”

  “谢谢宝宝!”

  顾暖暖心满意足地吃完,把她给乐坏了,而身旁的叶清歌却是一脸苦闷地望着孟宝宝,“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越看就越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似的。

  姐姐不禁笑起来,“宝宝别玩了,你看把清歌阿姨都给急死了!”

  “哪有啊安然?”叶清歌不满地说道。

  一下子,几人都笑了起来。

  吃过晚饭,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都晚上8点,将孟宝宝洗完澡换上睡衣,又哄他睡觉,这才得出空闲,望着小家伙安静的睡颜,不禁愉悦地笑了笑,有这个孩子在面前,好像所有的烦恼全部都消失了一样。

  今天被孟母以及孟以德刺激出来的不堪回忆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值得的。

  虽然霍以臣对自己做出了这种事,但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儿子在身边,想到这点,稍微安心下来,不由望着孟宝宝头顶上的小闹钟,孟宝宝嫌弃这太幼稚,这是她硬要买回来的。

  叶清歌和顾暖暖从外面走进来,望着她开口,“安然……”

  她明白过来,于是从小家伙的身边起来,朝外面客厅走去,叶清歌提建议道:“安然啊,我看你天天照顾孟宝宝都没怎么出去玩过,这样可不行,刚好明天又是周末,不如我带你们两个出去玩玩怎么样?”

  “这不行吧……万一宝宝起来看我不在会着急的。”刚准备推辞,叶清歌就摆起脸色来,“姐姐,你和霍以臣的事儿都还没给我好好交代呢,要是不陪我们出去玩的话就说说你和他的事怎么样?”

  “安然我们还是去吧,不然你惨了。”顾暖暖在一旁劝慰。

  见此,姐姐不去也不行了,于是换了衣服,三个人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坐了顾暖暖的法拉利出去,而又是叶清歌来开车,三人之中,她的车技最好,再加上她特别喜欢开车,于是每次顾暖暖新买的车都快成她的专车了。

  对于自己的爱车,顾暖暖也抱怨过,但是叶清歌这暴脾气谁也不敢去惹。

  叶清歌带着他们两个一路在公路上行驶,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地开到一处繁华的地段,她愣了愣,察觉出来不寻常,“清歌,你这是想要带我们去酒吧吗?”

  这段路上去全都是一些酒吧之类的地方。

  “对啊,你们两个天天关在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出来酒吧玩玩才划得来,免得成了个黄脸婆连酒吧都还没进去过。”

  他们三个去的是一所高档酒吧,因为霍三少经常流连花丛的关系,她对这些地方颇有些了解,据说金城酒吧一晚就是几万到上百万都有,看到这招牌她心里就在打起退堂鼓了。

  “清歌,这里可是金城酒吧,你哪有那么多钱?”

  叶清歌指了指身旁的顾暖暖,“你急什么,咱们身边不是还有个土豪嘛?”

  没错,顾暖暖确实是她们三个里面最有钱的,她是顾氏集团的三小姐,金钱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我的姐,虽然本小姐不缺钱但也不是拿给你败的。”顾暖暖哭笑不得。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连衣裙,配上那张娃娃脸颇有一番味道,她的打扮向来是十分低调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

  于是,顾暖暖带头走过去,门口的侍者打量一圈,将他们三个拦住,“请问小姐有会员卡吗?”

  顾暖暖呆愣地摇摇头,她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会员卡。

  侍者看了,沉下刻薄的脸色,“既然没有会员卡就不能进去,这是我们酒吧的规定。”

  “什么规定?有句话说的好,来者皆是客,哪有把客人挡在门外的道理?”看到这种拜高踩低的情况,叶清歌一下子就忍不住火爆的脾气要跟侍者吵起来。

  “小姐,你要是再闹的话就别怪我叫保安了!”侍者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眼看着两个人都要吵起来了,姐姐在脑子里转了一圈,突然想起霍三少以前好像给过她一张哪里的会员卡,以防哪次喝醉酒叫她去接的情况,于是赶紧翻了翻,在小包里的最里层找到一个金闪闪的黑色会员卡。

  刚要拿起给侍者看,酒吧里面的经理便赶过来,“怎么回事?”

  他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不像是一般的那些经理老板臃肿肥胖的,反而高壮苗条,看到这里乱哄哄的景象,眸子里顿时藏了一丝不悦,今晚可是有贵客来这里,怎么能让人坏了事呢?

  “经理,是这样子的,这三位小姐要进酒吧,我就问她们有没有会员卡,结果没有,我就说规定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去的,然后这位小姐就跟我吵了起来。”侍者立即指着叶清歌打起小报告。

  “你再胡说老娘一拳揍死你!”姐姐拉住叶清歌的胳膊,拿出会员卡递给经理,“经理,可能是有些误会吧,这会员卡我们有的,只是一时忘记了,结果这侍者非要会员卡,我这朋友脾气不好,于是吵了起来。”

  经理将信将疑地把会员卡接过去看了几眼,然后马上喜笑颜开,“原来都是一场误会啊,三位小姐既然是客人当然不能挡在门外,还不让开!”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侍者说的。

  侍者连忙让开,经理都对这三位小姐这么客气,不难想象出来头有多大,而当他再看了会员卡一眼,才发现那是顶级的会员卡,酒吧里面也就发出去三张而已,这一看,吓了一跳。

  被经理亲自请进去,叶清歌望着灯光迷离的壮阔酒吧,不由叹口气,“都说来金城花费的不是有钱的就是有钱有势的,没想到我也能进来一次。”

  姐姐和顾暖暖在旁边听了直掉鸡皮疙瘩,“清歌,你能不能有点志气呢?”

  叶清歌撇撇嘴,压根没搭理她们,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他们两个无奈,只好一起坐下,找了服务员要了三杯鸡尾酒,她也就喝喝这些酒而已,孟宝宝还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可不能出了太晚回去。

  而顾暖暖一向是家里的乖乖女,自然不敢喝太多的酒。

  叶清歌拿起酒杯来敬她们两个,“安然,暖暖,咱们从高中就开始的交情,直到现在都二十几岁了还是一点都没变,今晚,咱们就为友谊万岁干一杯!”

  这话说的很有感触,于是三个人一起碰杯。

  然而这时,突然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长的肥肠大耳的样子十分猥琐,一身酒气地走过来,对着叶清歌下流地说,“美女,陪爷们喝一杯怎样?”

  按照叶清歌的脾气铁定是拿酒一把泼回去。

  姐姐深刻清楚这里是酒吧,如果闹起来的话对她们三个弱女子肯定是不好的,所以按住叶清歌的手掩着难受朝那男人说道:“我朋友刚刚喝了很多酒,怕是喝不下你的了。”

  原本她还不想闹的,但没想到这肥胖男人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哼了一声,“我管你喝不喝的下,不就是嫌弃老子没有那些小白脸长的好看吗?快给我喝下去,不然你们就给我等着瞧!”

  “你他奶奶的!”叶清歌撸起袖子甩上一巴掌过去。

  姐姐阻挡不及,不经意间在左边的沙发角落发现了道熟悉的身影,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子微微往胳膊上挽起,眼神空洞地望着这边,那深刻俊美的面孔是她怎样都无法忘掉的。

  是霍以臣!

  他又怎么会在这儿?

  霍以臣从小就患有自闭症,他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但是,他居然来了,而且身边还坐着一个气质出众脱俗的直发美女,一袭紫色的晚礼服配上她雪白的肌肤高贵而又清冷。

  而美女正跟他说着话,他也时不时地回几句。

  这副场景,由不得让她一怔,都忘了见到霍以臣要逃跑的反应。

  霍以臣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女人这么亲密?怎么可能呢?

  但是,她忘了,已经三年过去了,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她所认识的霍以臣了,他已经变得更加的深不可测喜怒无常起来。

  被叶清歌打懵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皱着凶狠的眉毛扬起手,“你个臭娘们竟然还敢打我?”

  叶清歌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学过一些跆拳道,顺利躲过男人的攻击。

  男人见办不了叶清歌,眼光一转变将视线放在了姐姐的身上,朝服务员说了句,“给我拿一瓶威士忌过来!”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